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棠红血衣》陆小凤传奇之血衣之谜 精彩试读 棠红血衣清水文

更新时间:2019-08-20 14:07:18

《棠红血衣》陆小凤传奇之血衣之谜 精彩试读 棠红血衣清水文 已完结

《棠红血衣》

来源:作者:风泽无妄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李元,刘绍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风泽无妄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棠红血衣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李元,刘绍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赵建云住在村子的另一头,离这里不远,开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,他们一路都没有说话,很快到了赵建云的家门口。 这里的房子连成一片,不远...展开

《棠红血衣》免费试读

赵建云住在村子的另一头,离这里不远,开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,他们一路都没有说话,很快到了赵建云的家门口。

这里的房子连成一片,不远处还有个小卖部,看起来是村子里比较热闹的地方了,一些老人们坐在门口长长的圆木凳上聊着天。

赵建云的家里嘈杂声一片,烟雾缭绕,瓜子壳和纸屑满地都是。

刘绍华大喊一声:“赵建云!”

麻将桌前,一个叼着烟的邋遢男子看了过来,瞟一眼后又低下头去,一边出牌一边不悦地皱着眉头,不耐烦地说:“怎么又是你啊?”

安敬之不动声色地看看屋子,随后上前两步问:“打扰了,请问您就是赵建云?”

“三条。”赵建云扔下一张牌,回过头来说,“刘绍华,你又找了什么人过来?老子已经告诉过你了,你娃儿不是我杀的。”

听他提起这件事,旁边一起打牌的人收敛了笑声。刘绍华更是愤恨地瞪着他。

安敬之则毫不在意这一切,略带点微笑语气平静地问:“您女儿后来找到了吗?”

“刘绍华你可以啊,这种话也拿出来到处去讲。”赵建云瞟了安敬之一眼,又冷哼一声扭回头继续出牌,“没得。不过今天这个刘绍华终于也尝到和老子一样的心情了,真是可喜可贺,哈哈哈……”

刘绍华怒火万丈,撸起袖子冲上去就要大打出手,李元连忙拦住他。

“呸!还要跟老子打锤?你试一下!”赵建云吐了口痰在地上,冷冷地看着他们,“赶紧给老子滚出去,别影响老子打牌!”

然而旁边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,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气氛越来越僵硬。

赵建云懊恼地推了自己的牌,哗地站起身来怒视刘绍华:“该说的老子都跟警察说过了,连警察都说老子不是杀人犯,你们还要怎么样?”

屋内寂静一片,赵建云又坐回椅子上,架起腿带着怒容点上了一支烟。

安敬之脸色不变,又问:“三年前,你为什么会跑到他家去找女儿?”

赵建云用力地吸一口烟,再重重地吐出来:“我以为是娃儿想她妈,就自己跑了过去。”

“后来你知道沈利红没有见到你的女儿?”

赵建云点点头:“再怎么样也是亲妈,她还不至于害娃儿。”

“可你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刘绍华?”

赵建云立刻变得暴躁起来:“老子不相信他!谁知道是不是他把我娃儿藏起来,不让利红和老子晓得?可惜老子到最后也没有找到娃儿。如果发现是这王八蛋做的好事,老子立马一刀捅死他!”

赵建云愤恨地盯着刘绍华,两人无不是脸红脖子粗,眼看就要大打出手。李元连忙拦下刘绍华,那些看傻了的牌友也赶紧拉住赵建云,好不容易才把两人分开。李元看事情不妙,赶紧拖着刘绍华出了门。

安敬之走到门口,仍然是一脸平静,他向着赵建云略微躬身,不卑不亢地说:“打扰了。”

赵建云一脚踹上了门板:“滚吧!别再来了!”

木门“砰”一声关上。刘绍华看他如此态度,还想去撞门,李元连忙上去规劝,好不容易刘绍华才平息了怒火,他们不再敲门,扶了刘绍华就走。

李元悄声问道:“刚刚你怎么不问问他,案发的时候他在哪儿吗?”

安敬之摇摇头:“刘智辰死在晚上,这村子里的人,到八九点就都睡下了,而且这里来回也就半小时的路程,他出现在村子的哪个角落、有没有人看见,都证明不了什么。无论他在哪里,答案都毫无参考价值。”

李元追问:“那你觉得他会是凶手吗?”

“让我再想想。”

赵建云隔壁的门口坐着个中年男子,脸上略有些皱纹,鼻梁上方有浅浅的凹陷,穿着打扮与这村子的气息格格不入。那人手上拿了张照片,看得出神。

此时,刘绍华也望了过去,还长叹一声。

安敬之抓住了这个细节:“你和那人认识?”

刘绍华转向安敬之说的方向:“他叫蔡季林,是在城里做生意的,挺少回来。”

“熟么?”

“倒也不是很熟,他的女娃儿叫小雪,比我娃儿大几岁,以前经常在一起耍,我们两家也就见过了几次,不过后来……”

“后来怎么了?”

“后来他娃儿病死了,我们两家也就没有走动了。”刘绍华摇头叹息。

“哦?病死?什么病?”

“好像……记不太清楚了……好像是脑子有点儿什么问题。”刘绍华仔细回忆着,“他娃儿死的时候好像也是13岁,晓不得我们这村子是不是撞了什么邪……”

蔡季林也许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论,突然站起来,脸色明显不悦。他们便停下交谈,被盯了好一会儿,蔡季林才转身回屋。

室外的光线已经暗淡,安敬之看看手表,快到六点了。

李元提议:“天色不早了,要不我看今天就这样吧,我们明天再过来,先送您回去如何?”

刘绍华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无奈地默默点头。

把刘绍华送回家后,他们才离开村子。天已经完全黑了,李元打着车灯,在蜿蜒的黄泥路上行驶着,除了些微的雨声和车灯照亮的路面以外,整座山头都寂静无比、漆黑一片,连虫鸣也没有。

李元把着方向盘,打了个哈欠问:“我想,你应该看到刘绍华放在桌上的那张警方的调查结果了吧?”

安敬之轻轻地“嗯”一声。

李元皱着眉,严肃起来:“那上面可清楚地写着八个字——‘意外死亡,不予立案’,即便这样你也觉得刘智辰的死亡是他杀吗?”

安敬之还是点点头。

李元的嘴角咧起,笑着说:“看来我果然没有白找你过来。”

安敬之瞄了他一眼:“你不也认为是他杀,才会找我过来吗?”

“我只是隐隐觉得有些异常,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不过看你的样子,心里是不是有些底了?”

“我之前了解得少,仅仅是直觉,现在算是稍有些头绪了。”

“现在网上的流言蜚语可是多得满天飞呢,尤其是今天警方公布了‘意外死亡’的调查结果以后,他们说起来就更加肆无忌惮了。”李元愤愤不平地说,“到处都在传那个小孩儿有特殊癖好,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,唾骂声一片,越说越玄乎。要不是隔着互联网,我真想撕了这些人的臭嘴,一点儿也没有对死者该有的尊重。”

在警方公布了“意外死亡,不予立案”的结果前,网上就有不计其数的人猜测刘智辰实际上是死于“性窒息”。

性窒息死亡是指独自一人在偏僻隐蔽的地方,采用缢、勒颈项等控制呼吸的方式,造成大脑的缺氧状态,刺激增强其性欲以达到高潮,但由于实施过程中发生了意外而导致死亡。

安敬之悠悠地说:“其实他们的猜测也不是全无道理。”

“什么?!”李元惊讶地差点一个弯没有转好,他激动道,“难道你也相信他是——”

安敬之微微抬手示意他冷静,然后不慌不忙地说:“单从现场来看,的确很容易联想到性窒息死亡,这不稀奇。你还记得他们这样猜测的理由是什么吗?”

李元一遍遍地看过那些流言中论述的理由,几乎都能背出来了,脱口而出道:“第一点,现场在死者自家中,父母在外打工,很少回家,自己一人独居;第二点,死者为在校初中学生,性格内向;第三点,有异装癖,经询问其父亲得知,不久前曾见死者身穿表姐的衣物,现场死者也为女性衣着,有假乳;第四点,从现场蜡烛滴痕分析,死者还有一定程度的自虐倾向;第五点,绳索捆绑方式奇异独特,十分复杂;第六点,从尸检来看,刘智辰有明显的窒息现象。大致就是这些了。”

“从这些理由来看,他的确很像,不是吗?我想,警方之所以作出‘意外死亡,不予立案’的认定,基本上也是这些原因吧。”

李元无从反驳,但他显然十分不满,脸色阴沉着,连点头都点得很勉强。

安敬之突然大笑起来:“你别着急,我只是说他们的猜测有些道理——没错,只是对这起案子最表面的猜测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李元又冒出了希冀的眼神。

“我不反对他们猜测性窒息,但这些理由统统是循环论证罢了。”安敬之失望地摇着头说,“这起案子乍一看很容易误会成死者有什么特殊癖好,自己造成了性窒息死亡,但仔细推敲可以发现,以上的理由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安敬之语气平静:“恐怕这些理由都来自于先入为主的观念吧,一旦他们认定了刘智辰死于自己造成的性窒息,他们说的所有理由就只是在把‘结果’当作‘原因’,然后再用这个‘原因’去证明‘结果’本身而已。简单来说,就是用‘刘智辰死于性窒息’这个前提来证明‘刘智辰死于性窒息’这个结果。若这个前提是真的,结论自然是真的。很可惜,前提仅是一个假设。”

李元显然不明白安敬之在说什么,似懂非懂地瞥来一眼。

安敬之耐心解释:“最明显的就是第四点了——从蜡烛滴痕可以得知死者有自虐倾向。这个理由本身就带着一个隐性前提,即‘这些滴痕都是刘智辰自己造成’的假设。一旦你认为这些是他自己造成的,自然就认为他有自虐倾向了。把这个前提去掉之后呢?呵,什么也证明不了。”

李元说:“那第五点也是……”

安敬之点点头:“第五点也一样,你如果已经相信了他是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的,你自然就会相信他是自己把自己玩儿死了的。但从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刘智辰自己

《棠红血衣》精彩评论: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棠红血衣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风泽无妄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