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钗环金命 第18章 家变 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健气受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钗环金命 第18章 家变 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健气受

发布时间:2019-09-02 07:25:56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凤凰木 状态:已完结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由网络作家凤凰木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上官鱼,上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我气愤,“楼玉宇,好歹我爹爹也是三品官员,纵使你是皇亲国戚,这般玩弄人,也不会让你逍遥的。” “啪”的一声,很清脆,我的脸上,麻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 免费试读


我气愤,“楼玉宇,好歹我爹爹也是三品官员,纵使你是皇亲国戚,这般玩弄人,也不会让你逍遥的。”

“啪”的一声,很清脆,我的脸上,麻麻辣辣的,好痛。

我让人这般打还是第一次,嘴里,竟然有一些血腥味。

“丑女人,这是我早就想赏给你的,多管闲事,早就想打这么丑的脸了。”他恶狠狠地说着。

我抬起头,“楼玉宇,你这个伪君子,连京城都不敢回去,惹了事,就到秦淮来,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呵呵,真是爱做梦,你爹爹能不能保命,尚是一回事了。不跟你们玩了,你妹妹,殷梨香,我玩腻了。”他丝毫也不松开手劲捏着我的下巴,我不能流泪,再痛的下巴,我也不会跟他示弱。

梨香颤抖着走上来,那苍白的脸,流下了两行清泪,“玉宇,你不要吓我,不要听她的,我喜欢你的。我做小妾我也愿意,我有了你的孩子啊。”

他竟然哈哈大笑,笑中,有些嘲讽之意,“就你,我还看不起,自命清高,我就是要你们身败名裂,谁让你们光华太盛了。谁让你们阻了我的路,特别是你,丑女,谁让你在画仙大赛上胜了。”

为什么?我不懂,但是我清楚,这必是一个我不知道的阴谋。

他放开我,下巴痛得我倒吸着气。

梨香倒下,我慌张地扶起她,那个伪君子,连看也不看一眼,就大踏步而出。

“梨香,梨香。”我咬着牙,忍着痛,用力地掐着她的人中。

她大哭着,一句话也说不了,脸埋在我的怀里。

楼玉宇,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身败名裂,我们阻了他什么路,为什么要这般地来害梨香?

我气愤为什么我是女子,我气愤为什么我没有上官雩的力气?不然,我会狠狠地揍他一顿。

我对梨香是又怜又无奈,这就是女人对待爱情吗?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?伤过一次,还学不会教训,梨香啊梨香,我真不知,这就是爱,为什么和我所想的不同,难道世上只有楼玉宇一个?

她一句话也没有说,她说她有了孩子,我想这件事,是瞒不住爹爹的了,但是现在还不能跟爹爹说,他不能生气啊。

她瞪着那远去的身影,很恨,很恨。

我却想叹气,恨,有用吗?能弥补吗?

“梨香,我们回家去。”我扶起她。

她却推开了我,也不说一句话,直直地就往家里走。

我却不知道,我家里已经瞒不住了,有人早就怕我爹爹不知,去闹了个翻天覆地。

脸隐隐作痛,我做错了什么吗?

暖风又吹来,落寞地带着小静往回走,两边的景色我看不进眼里,我很担心,我此刻竟然想着,要是上官雩在就好了,他会帮我教训那个伪君子。

可是他不在,我第一次想要依靠着人,我只能挺起我的肩膀,梨香的事,还有得操心。

楼玉宇,这个伪君子,这个小人,他究竟因为什么?梨香那般爱他,甚至愿意屈身做他的小妾,他都不愿。

难道,女人失了清白的身子,就会这般的没有自我,任人左右了吗?

我想,我不要这般。我宁愿单身一辈子,也不要沾惹上这些情事。

殷家,究竟哪里得罪了那楼玉宇呢。要这般的让我们身败名裂。

我带着小静回去,奇怪的是,后院的人也不知上哪里去了,连门也不看。

让小静回去洗脸,我在后院中,竟然也没有看到一个丫头。

太怪了,有些不安在跳动着,我听到了前院有吵闹的声音。

那高亢的声音,气愤地叫着,那是爹的声音,他不能生气啊,吼叫得那么大声,让我飞快地往前院而去。

入目的是林知府端坐在正厅里,还有一些着锦衣之人,我不认识,但是那脸上的神色,绝非善类。来者不善,不然,爹爹怎么会如此生气。

我看着爹爹,爹爹竟气愤得直喘着气,梨香跪在地上不语。

“爹爹。”我跑过去,“不能生气啊,上官公子交代过,爹爹万不能生气。”

“殷青,不是我做下属的逼你,上面有令,严查碧玉紫花瓶,那花瓶可是在你府里找到的。在朝为官,吃的是皇家俸禄,殷大人私收赃物碧玉紫花瓶,这可是大罪。”他冷冷地说着,平日里对爹爹的恭敬和笑意早被那铁面无私取代。

“爹爹不会的。”我顺着爹爹的气,“我家根本就没有碧玉紫花瓶。”

“这小丫头可不要嘴硬,这是什么?”他指着桌上的一只玉瓶儿,“这就是赃物碧玉紫花瓶,这可是在殷府搜查到的。”

爹爹喘着气,“林天显,你好一个栽赃嫁祸。”

“殷大人可不要激动的好,这东西是好东西,所以连皇上也喜欢,要不是,也没有人会追查,不追查也不知道沽名钓誉的殷大人也会如此,让人寒心啊。殷大人对千金倒是不错,这般贵重的东西,也送给了千金。”他如鼠一般的眼光里,闪着笑意。

爹爹看着梨香,“梨香,怎么回事?”

梨香咬着牙看林知府,“林伯父,你们真是狠心,让楼玉宇把这个东西送给我,这般地的陷害,这明明就不是我的东西。爹爹我不知道的,我真的不知道的。”

“这可不好说啊,楼玉宇可是你的爱郎,怎么就陷害起来,莫不是因为你有他的孩子,他不敢负责,你就把责任推给他?”

我心凉了半截,爹爹一个呼吸不过来,竟然指着梨香就昏厥了过去。

“爹。”我手忙脚乱,我一心都是惊惧地叫,“奶娘,快去取药来,爹,你不要吓初雪,爹,你不要有事。”

我什么也不在乎,我不知道梨香和林知府争吵些什么?我只知道,爹爹昏过去了,爹爹不能生气,为什么林知府还要这般咄咄逼人?这是一个阴谋,一个设计已久的阴谋。

我正直的爹爹,我无知的妹妹,是哪里得罪了他?

那曾经和蔼可亲的面目变得那么狰狞可怕。

手忙脚乱地,煎药的煎药,掐人中的掐人中,我用力地扇走爹爹身边的热气。我泪如雨下咬着唇。我不想哭,可是,我真的忍不住,我好怕爹爹要是倒下,我和妹妹怎么办?从来我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愁啊,是因为爹爹一直都在给我们遮风挡雨的。

爹爹,我真的好害怕,好像一下子要面对很多扭曲的事。我更害怕你不醒来,上官雩说过千万不能生气的。

什么都好,付出什么代价也好,不要爹爹你有什么样的结果,哪怕要我说那花瓶是我偷的,是我骗来的。

殷府让人包围住了,谁也不许出去。

我不知道风雨会将我殷家变成什么样?我只担心爹爹。

我大哭着,我连大夫也请不来,林知府连下人也不让出,也不让一个人进来。

有记忆以来,这是我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,那么害怕惶恐。

我第一次觉得生命那么脆弱,真的可以说不在就不在。爹爹躺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,我怕得咬着手,不敢出声,我缩在那里,贪婪的眼看着他,我好怕他会消失。

爹爹是我生命中的墙,不能倒上,我一直都依赖着他,我又恨我的脆弱,如果我可以强壮,那么现在爹爹就不会没有大夫来看了。

我守了一整夜,天亮的时候,奶娘告诉我林知府来了。

我眼红红,我却不能倒下,我想依赖我却要坚强。

那肥胖的林知府带着人进我家里,“倪初雪,殷青倒是真死还是假死,贪污那……”

我不想听他说,我听了我想吐,“林知府,我爹爹待你并不薄,为何,你要这般来陷害我爹爹。林伯父,以前我尊你一声伯父,我以为你是正直之人,我真是错看你了,如此的不择手段。你还不能称为君子,更不能为父母官。”

他脸变得乌黑又愤怒,“大胆倪初雪。”

“我大胆?”我想笑,我止住泪,他不配让我流泪,我大胆还不如他这般卑鄙呢,“你设计害梨香,你要让我们殷家,家破人亡,我们哪里对不起你吗?”

他冷哼警告地说:“倪初雪,你胡说八道什么?再污蔑朝廷命官,罪可不轻。”

真好啊,才一夜呢,他就升了朝廷命官。

他摸索着一会儿拿出一张纸,“殷青贪污罪证确凿,殷家官拜三品,如此有负圣恩,更是为重。削其官号,废为平民,全部家产充公没收,张大人念在殷青为官多年,不多加追究其责任,倪初雪,殷梨香,入宫为婢。”

好一个重判啊,爹爹大半辈子的清誉就这样赔上了,我知道这是一个阴谋,我恨,我还是无能为力。

我捂着脸,只能让泪水那样流。

爹爹没有醒来,一直没有,只是尚有呼吸,大树一旦倒下,鸟,才知道自己多脆弱,惶然无知,惘然如痴儿一般。

殷家就这样倒下了,快得让人难以置信,可是那明摆着的碧玉紫花瓶,让人无可反驳。

树倒猢狲散,我终是明白这个道理。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 精彩点评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凤凰木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

作者:凤凰木类型:古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凤凰木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