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钗环裙袄 第93章 怪异七皇子 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强受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钗环裙袄 第93章 怪异七皇子 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强受

发布时间:2019-09-02 07:26:09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凤凰木 状态:已完结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为凤凰木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我转身看着他,幽幽暗暗的林子里,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 只能感觉到他的手再我腰间紧了紧,然后,他一手环着我的腰就往后而退去。 他如此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 免费试读


我转身看着他,幽幽暗暗的林子里,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

只能感觉到他的手再我腰间紧了紧,然后,他一手环着我的腰就往后而退去。

他如此的胸有成竹,我倒也是不怕了。

呼叫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人,有着非将我抓着不可的气势。

他的手好有力,可是抓得我有些痛,为了跟上他的脚步,我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,让他半脱半带地往一边的廊上走去。

廊上自然都是公公再走动着,他没有走那里,顺着那长得高高的红叶小树一直走,再转多几个弯,竟然就是秋菊院,我怎么也不知道,这里怎么能通着去。

这皇宫,我是没有摸熟啊,也许是我潜意识中,不想去沾惹皇宫的事儿,连路都不屑去记的,生活越是简单,我才越是舒服。这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。他自是知道好多小道道。

我急促地呼吸着,讲这心惊胆跳压了下去。

我看着他,他没有说话。

“谢谢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,我把他想得太不堪了。

他冷哼:“自以为聪明的人。”

我苦笑,是啊,我自以为聪明,最终又如何,还不是他救我,这么多人,我必是逃不过的。丽妃,这般地要抓握,一个是想要讨好平贵妃,一个是,要威胁梨香。

还真是看得起我,梨香的感情是很淡的,他那里明白呢?

我抬起头,想要看着他,他却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我有些失落,徒留下我的腰,箍得发痛。

我知道,要早点回去,不然一会儿查院的时候,我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。

宫里的宫女偷东西,必然会联想到秋菊院去的,二边一起搜,我还真实难以飞回来。

我的生活,过得如此的坦白,没有一点自由。

我想念着冷宫了,想念着那自由开的美的清荷,还有那百花,一树的缤纷灿烂啊。

我眨眨眼,宫女之间,也有必要如此吗?

人性低劣,这般不齿。

我轻轻地走入了房里,凤儿一个转身,轻声地问着:“你去那里了?”

“没有去那里,我再外面吹吹风,透透气。”我轻松地说着。

接起被子盖着,才发觉,受都冷透了。脚也冰冰的。止不住的心,也再轻颤着。

天啊。这才是回家后的第一夜,就日次大的计啊。真要不得,不过,真让他们白费一场功夫了,什么也没有抓到。

不出我所料,没有多久,嬷嬷们就开始来查人头了。

我这也算是蒙蔽着过关了,后宫中,还真实不能乱走,可见我前几次真是好福气啊。

一个小宫女让人如此的关系,当中的厉害关系,也不得不想想了。

我却不能想起什么?想来想去,大概就是和太子和上官雩走得太近了。

没有什么,我认识他们,就是我的荣幸。

我心里的决定也有些转变了,这一夜,想了很多,有些痛,有些惊,更有许多的无奈。上官啊,上官!过得如何呢?

我想淡之,是不可能的了。

第二天一早的时候,我和其他宫女都起来了,趁着天色早,该干什么的,都敢什么去。

我走在御花园里,乱花迷醉了我的眼,秋菊院里,只有秋菊,可是,这御花园,毅然是埋怨景秀之色。

我无暇去看,有些寒意,抖了抖手就往七皇子的宫殿而去。

好吧,他要是笑话我就笑话我。要挑刺就挑刺儿,虽然我现在感觉,他不是一个爱挑刺儿的人,之前怨恨他过多,还是不想承认,我是小人之心。

七皇子的宫叫崇阁宫,层楼高起,面面琳宫合抱,没有什么复杂和繁道,简单的大道直通他的正宫,青松拂檐,玉栏绕砌,别的什么金银焕彩,珠宝急辉,到也是没有的。

淡淡的绕香自宫里传来,让人闻只神清气爽,没有想到,七皇子竟也是这般朴素之人。

一边的假山吸引了我的视线,奇峰异景前,像是真的一般,还有着幽香的流水九曲桥,如踏入,必定会迷失再那山水之间,如此的真,占了几乎左边的所有地方,周围还植上了松树,就如入林间一般。而右边就进食大片的松树了,二边这样的布景,有些格格不入。

没有多想,我就小不往那偌大的宫而去,看到有宫女再,便躬身请教:“我是信赖的宫女倪初雪。”

那扫地的宫女看了我遗言,扫帚往我手里一推:“那你就先扫着地吧,那松树下的叶子,都扫干净一些。”

到是舒服,只叫我扫地,没折磨我啊。

林子里的空气,才叫做清新啊。薄薄的雾绕着这树,分不清是宫里还是山里了。

我尽责地扫着,松林的深处,听到了吆喝之声。

试试的好奇之心我小心探头去看,七皇子一身单薄,手持二把轻剑飞上跃下的,白银银的剑芒相识筑起剑墙一样,好一个厉害啊。飞上蹿下,好龙游人间,刚劲有力,有翩若灵蝶,当真是刚柔并济了。

我看呆了,知道一节小树枝打到我的身子,我才反应过来。

赶紧躬身:“奴婢叩见七皇子殿下千岁。”

他走进我,那激烈的呼吸声作响,气就吐在我的头上。他升上散发的压迫感有些骇人。

我又想到了我的腰痛,这七皇子可真是大力的很,想来就是练武之人了。

他没有说话,我硬着头皮,这算不算又是偷懒让他抓到了。

前科没除,后事又来。倪初雪怎么老被人抓到啊,越混越回去了。

“恩。”冷冷的声音想起。

就这样啊,我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,看到了一张蹙着剑眉的俊颜,七皇子生的极为好看,眉峰浓黑却不粗犷,赏心悦目之际又带着一些冷意。

“谁让你扫地的?”他冷筹着我手里的扫帚。

“这是奴婢该做的事。”我小心地拣着词儿。我那儿知道是谁啊。人家让我做什么事,我就做什么事。

他没有说什么?用巾子擦把脸就往一边廊上而去。

我总是不知道七皇子心里想什么的,叫我过来难不成是当千金一样供着吗?

他停了一下就走得飞快。

我舒了一口气,我不想欠人恩,越欠越是多。

我倒是没有看出,这么冷漠的七皇子,也会出售相救。

我想,他大概是要亲自折磨我才舒服吧,毕竟他说了好几次我到七皇宫的。我要是没有莱城,他岂不是很没有面子。

好了,咋这里,毕竟也会舒服多的,不然我在冷宫也是待不长。

我不知道宁妃会不会再利用我来出宫,宫里的人性,也不要去想得太好。

什么都见识过,至于宁妃除不出得了,不是我们努不努力的事,而是,皇上还记不记得她。

没有多久,一个公公就能将我叫了去,让我去整理内室。

我有些奇怪,一般来说,每一个主子的身边都不会由陌生的宫女去打理各自的内室。

他倒是叫我去了,我一股气啊。

绝对不会觉得这是什么荣幸之事,给一个男人铺床整理,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。就算是咋黄山,我也没有怎么入过上官雩的房里,他也不用我去伺候着他大少爷。

好一个七皇子,一来就给我个下马威。

原来是这样,我还当他不折磨我呢?

也许对别人来说,这是一种好事,对我来说,他是存心整我。

要是上官雩知道,怎么一个生气呢?就像三皇子四皇子一般,他们身边的宫女,哥哥还兼着夜里侍寝呢?宫里谁不知道。是公开的秘密了,我不予评价这些事,可是我也是有耳朵听的。要是上官雩误会,那可真不好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暗暗地咬牙切齿,我才想着他不错,原来,我又把他想得太好了。

散乱的被褥,洁白的床席,都还存着一些男性的气息。这实实在在就是一个男子的卧房,我长这么大,也是第一次这样帮人整理,以前爹爹也都有人侍候着,是我的好命吧。

我也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啊,罢了,不是想通了吗?进了宫,就是这样子。别吧自己当倪初雪,那自己当成是宫女就是了。

气恨地将那洁白的床席给扯下来,竟被子叠好。

换上新床席的时候,我心里一个恨啊。就往上踏了两脚,反过来,脏污的那面铺再下面。

做完之后,才觉得真是幼稚之极,自个都嘲笑自己。

一拳打向他的软枕:“教训你的主人太狂妄。”还觉得不够,又多打上几拳。这当真是出气啊,解恨啊。

一道冷冷的声音从屏风处传来:“打够了?”

天啊,我赶紧爬下来,定睛一看,七皇子双手自在交叉着站在屏风处。

我吞吞口水:“禀告七皇子,上面有些灰尘,你比是拍个干净。”

心里却直抖啊,不知道他在那里看了多久了,我还真是不能做坏事,一做环视就给抓着了。

他冷哼:“倒是拍得好狠的。”

狠。我像是面部狰狞的人吗?“奴婢手力是大了一点。”这点事也要计较,果然是挑刺儿的了。

他没有说什么,就瞪着我看。我硬着头皮说:“皇子没有什么吩咐的话,奴婢先告退了。”还是赶紧走为妙。

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 精彩点评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凤凰木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

作者:凤凰木类型:古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钗环斗:千岁,榻上见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凤凰木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小说详情